掌上怀化
首页 > 健康生活 > 心理健康 > 正文

拒绝感动:为你离婚的男人可嫁吗

导语:
    “当一个男人为了你离婚,你的第一感觉是什么?”很多人可能会毫不犹豫地说:“感动!”——自然有人会因为“感动”而跟他结婚,这就是所谓的“婚外情修成正果”。
“你敢跟为了你离婚的男人结婚吗?”当一个男人仅仅为了你而抛弃婚姻,离开她的妻子的时候,在一定程度上已说明他是个缺少责任心的男人。所以,当你面对这样的感动时,我建议你不妨先拒绝感动,然后问问自己:这样的男人可嫁么?

口述故事一:情人转正 我嫁得好也守得难

  每当我一个人在空旷的小区里溜达时,总有种说不出来的落寞或哀伤。

  这已是我辞职在家半年之后的光景,专职太太,女友在电话里叽叽喳喳地说,好羡慕你呀,幸福的小女人。最初我说,没意思。可是得到的回应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便明白,在别人听来,我是另外一种炫耀。因此,再有人说起,我便闭口不言,任他们猜测好了。

  辛源应该也是同样的念头吧,以为我是再幸福不过的小妻子。每日里,悠哉游哉,睡到自然醒,稍微收拾一下房间,然后就守着电视看无聊的肥皂剧,偶尔出去溜一溜,在合适的时间给辛源打电话。然后买菜,做饭,算计着分分秒秒的时间,等着他下班,给他一个温暖的拥抱,开始晚餐……

  从前总是在奔忙,为了生计,为了未来,有做不完的事情,永远在等我。而如今,突然停下步子,有了大把时间,居然也难以适应。那一日,吃了晚饭,我和辛源一起看电视,我说,辛源,你同我聊聊天。他转头问我,聊什么?我说,随便,什么都好。他问,你怎么了,不舒服?我摇摇头,不是,我只是很想说话,很想聊天,随便什么都好。他看我的目光很吃惊,他一定想说,你现在这么幸福了,还想怎样?他的话没有出口,但是我能感觉到。

  他总是睡得很香甜,而我,却经常失眠。看着黑洞洞的天花板,两眼干涩,无奈地数着山羊,一只,两只……转身去抱他,那么温暖的人,就在我身边,可是为什么觉得心很遥远呢?辛源开玩笑说,一定是闲得厉害了,太闷。他却没有发现,我这样努力地寻找话题,想要同他聊天,是因为,我很孤单。

  一整天时光,对我来说,那么漫长。有时候我给辛源打电话,不过是问他想吃五花肉还是里脊肉,又或者,喜欢西瓜还是草莓这样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他说,都好,都好,你看着买便好。我知道他惜时如金,迫不及待想要结束这样的对话,可是我恋恋不舍。除了打电话给他,我还能打扰谁呢?这个模样,有些神经质吧?偶尔想起来,我都想笑。

  可是为了辛源喜欢,我甘愿呆在家里,做他温柔的妻,在他上班的时候守在这屋子里,在他回家的时候第一时间迎上去,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结婚之前他就说,这才是他想要的婚姻生活,他想要的妻子。温柔,贤淑,永远在等他。

  说起来,也许许多人并不会喜欢我们那样的开始,我们相识的时候,他尚未离婚。我半推半就,成了第三者。至今仍然无法准确记起,究竟是什么时候、什么情形下,我突然就变成了这样的尴尬的角色。

  彼时,我是报社里一个小小的编辑,生存艰难,每个人不但要完成自己的工作,还有一定数量的广告任务。为了维持生存,只能如此,可跑了许久,没有着落。正在心灰意冷的时候,有朋友说,他有个叫辛源的朋友,做广告公司,认识的客户很多,可以帮忙介绍……这事儿,最后真的做成了,辛源果然就帮了忙。

  见他的时候,是在一个春日的下午,他和我朋友在茶馆里等,穿淡蓝色休闲衬衣,藏青色西裤,看起来不过三十岁,精神,细致,透着让人喜欢的儒雅气质。朋友做了介绍,他倒也没有为难我,只是开玩笑说,这事儿做成了,你得请吃饭啊!我点头,那是当然!那天,聊了许多吧,辛源很能侃,天南海北,天上地下,说了许久。偶尔看他摇头晃脑,我偷偷笑,朋友说,辛源见过不少世面,你多听他聊聊,长见识。我点头。

  后来?后来我就依约请他吃饭,表示感谢;后来,他开始给我送花,一天一支玫瑰,由快递公司的男孩在同事艳羡的目光中递给我;再后来,我们一起看电影,吃宵夜,和所有的情侣大同小异。我对他的感情,是一点点积累起来的,最初并没有那种怦然心动,恰因为是在不知不觉中积累,更不知那感情藏了多深,多厚,到最后,竟然不能遏制。

  知道他有妻子的时候,我觉得这可恶的生活真像是电影一样,无聊而矫情。而我,是最可恶可恨仗着年轻几岁厚颜无耻破坏婚姻的第三者。那天我们在吃饭,中途他去洗手间,手机响,我便替他接了。那边是一个女人,她问,辛源呢?我说,去洗手间了,有什么事情吗?她笑了笑,没什么事儿,就是问问他,我要走了,他到底来不来送我……我问,你是哪位,我可以转告他一下。她答,我是他老婆!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就敢呆在他身边呀,傻姑娘。然后,她挂了电话。

  我想那会儿我是头晕眼花的,一脸凄惶地离开餐厅,走了很久很久,走回到住处。辛源,他已经等在那里,他抱着几近麻木的我说,我们在办理离婚,她要出国了,我本来想要在一切结束之后,再告诉你,不想让你有压力或者别的想法……

  可是,无论如何,我都在其中充当了不太光彩的角色,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

  可是,无论如何,我还是爱他的。

  就那样,在辛源离婚之后,我们同居,一年之后,结婚。他说,婚姻是他能给我的最大承诺。我幸福地想,这是世界上最美的情话,点点滴滴的阴影也会被冲刷得干干净净。我沉浸在两个人营造的幸福的想像中。

[NextPage]

小小报社,虽然人不多,但是流言蜚语时刻在空气中游荡,我知道始终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也明白那不太光彩的开始,给人留下了话柄。一起吃午饭,她们笑嘻嘻地说,人与人命运真是天壤之别,看小昭,嫁得多好,姐妹们应该向她学习!可是我明明在洗手间听到另外一个版本:嫁得好又能怎样,还不是第三者,男人还是二婚,别人吃过的!我觉得很想吐。

  辛源见我郁郁寡欢,问怎么了,我掩饰说工作上的事情有些费神。他便趁机说,不如辞了吧,我养着你。我翻了个身,回来做什么呢?他见有可乘之机,急忙说,可以做很多事情呀,你可以学学做菜,跟朋友见见面,玩一玩,总之不要辛苦。我心里思量了半天,不知如何做决定。

  他不止一次这样说,比如偶尔不能及时做饭,在外面餐馆吃饭,他便旁敲侧击:还是在家里吃饭舒服,如果有个人每天做好热饭菜等着我,该多幸福呀;有时候家里有一点乱,他皱着眉头说,若是有个专职主妇,这家,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那一日,单位有些事情,我要加班,打电话告诉他,让他随便找个地方吃点晚饭,我没有办法回家做饭。我听得出来,他很不开心,问我到底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可以放下丈夫去忙活?我一时语塞,哄他说,不过偶尔一次,下次不会这样了。那天晚上,他跟我说起,他与前妻最终分道扬镳,就是因为她太专注于事业,而总是置小家于不顾。最后她选择出国,奔赴梦想,实际上,也是在抛弃他们曾经一手打造的小家。他是有些伤感的,轻轻地说,如果两个人连一个温馨的家都不能维系,又怎么保持感情呢?我以前在外面飘荡太久了,很想有个温暖的家,两个人守在一起……

  我被他的话感动了。也许,他说的对。如果不能拥有一个温暖的家,夫妻的感情又在哪里安置呢?

  结婚几个月之后,我便辞职了。那天的送别会上,女同事拉着我的手说,小昭,你真是幸福呀,不用工作,还有爱自己的老公,哪像我们,还得自己拼死拼活。我话很少,倒是喝了不少酒,心中五味翻腾,曾经那些关于事业的美梦和理想,就此搁置在角落里了,这一场酒之后,袁小昭就是一个全新的女人了,相夫教子,安心家庭。

  总是会有牺牲的吧,多多少少,在你拿捏家庭和事业哪个重要的时候,最终总有一个要做出让步。

  最初的那段日子,我们相安无事,皆大欢喜。

  我在家里做饭,打扫,偶尔打电话同朋友聊聊天,也会守在电视前看得津津有味。他每天回来,都能看到一桌丰盛的饭菜,冒着最温暖的热气,列队迎接他。辛源搂着我说,小昭,这就是我最幸福的时刻。

  慢慢地,我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沉默,一整天,从这个房间到那个房间,形影相吊。有时去超市,坐在公交车上,看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可是,居然就没有我可以亲近的。感觉,那么孤单,那么凉。每当这个时候,会想到给辛源打电话,他却说,亲爱的,你去看电视吧;亲爱的,你出去走走吧;亲爱的,你研究一下菜谱吧……我知道他不是不爱我,只是,他无法理解我的心情。 他不知道,他亲爱的小昭,虽然躺在悠闲的时光里,内心却无比孤寂。

  有一段时间,迷上看电视剧,日剧,韩剧,美剧,各式各样,看别人的悲欢离合,自己仿佛也会跟着经历。懒得梳洗,懒得将自己打扮得像要出门一样,反正只是在家里转悠,打扮给谁看?有一次,辛源突然问我:你最近在干吗?我说,没有干什么,就是看看电视。他从DVD旁边翻出那些碟子,很有些生气地说,你怎么这么不上进!我一时不知说什么,笑着问他,怎么了?他冷冷地说,别的女人都在跟着这个时代进步,你开始后退了,你原来是很聪明的女孩儿,怎么现在整天就跟这些东西为伍……

  我转身进了卧室。只是感觉难过,却也哭不出来,他说的对,我确实开始后退。最后,还是他来哄我,虽然最后两个人和好,但是我明白,我们都是强颜欢笑。

  辛源说他前妻回国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在开玩笑,再问一遍,他说,她回来了,还约了我一起吃饭。我问他,那你怎么打算?他一脸坦然,去呀,毕竟一年没见了。我表面上笑着问,那你不怕我吃醋?他拍拍我的肩膀,这有什么好吃醋?你们俩根本不是一个类型的,没有可比性。

  他们保持联络,这件事情就像是一根鱼刺一样,横亘在我的嗓子眼中,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辛源很少提起她,但是我知道在他的心中,一定还有她的位置——他们曾经相爱,最终分开,不过因为她要走,他是迫不得已的。而我在彼时,多少充当了替代品的角色。

  这样的感情经历,到底应该开心,还是悲哀?但是无论如何,我爱他。为了这份爱,我应该去战斗,对手不是辛源,或者他前妻,而是我自己。我们感情有这样那样的瑕疵,多多少少与我自己也有关系吧,太过纵容,一味退让,最初以为是爱,是对他无原则的爱,如今发现,这种纵容正在消磨我们之间的感情。

  我同辛源说,我要出去工作。他惊异地说,怎么了,才呆了不到一年呢。我说,我不喜欢这样,我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他神色黯然,那咱们的生活岂不是又要一团糟……我笑了笑,如果我们认真呵护,永远不会一团糟。最终,他还是同意了,因为,他即便不同意,我也会坚持。有时候,婚姻就像是在跳交谊舞,你退我进,你进我退,若是真的存在感情,进退之间,我们始终保持着最完美的距离。心底,我坚信他爱我,只是,这份爱曾经来得太容易,需要生活的考验。

  其实,最后做的工作,只能说是兼职,给几个小孩子教语文。但我做得很开心。最初,做饭迟到,他脸色有些难看,问我为什么要这样,我便答,为了我自己。然后便去厨房给他做饭。

  有时候忙不过来,喊他帮忙,提示他说,两个人做饭是不是很温馨?他点头。渐渐地,他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偶尔我回家迟一点,他居然也会在厨房里守着一堆菜发呆,考虑该如何下手,那样的情形,很让人心醉……

  辛源那天突然问我,怎么一点都不关心他和前妻的事情,不怕出点意外?我笑了笑,你想说的时候,会自己开口,我又何必问呢?

  他捏捏我的脸,小昭,最近看见你开心,我也开心很多,我以前太自私了些,想要把你拴在我周围,现在看来,还是随着你的心走,这才是最重要的……我亲了他一下,是的,笼中的金丝雀,永远得不到幸福。

  我们的生活刚刚开始,也许以后还要经历许多的考验与磨难,但是,到时候我们一定会有办法解决,只要爱着,什么都有可能吧……

[NextPage]

口述故事二:抢来的丈夫在包里偷藏安全套

  口述 渺渺

  职业 私营企业主

  年龄 35岁

  渺渺很瘦,穿了米色的羊毛套装,显得很精干利落。同许多工作上自信能干的女人一样,在情感上她们却常常出昏招,渺渺就是这样的女人。

  关键句:1、他妻子是一个相貌平常的中年女人……同当时心里铆足劲头,意气风发的我,当然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2、她说:“一个忍心抛弃自己孩子的男人是没有责任感的男人,今天他忍心这么做,明天他也会这么对你的,这样的男人你也敢要,我佩服。”

  因为好胜而爱上他

  我同他已经近两年没有好好说话了。

  去年,我们有四个月没说话;今年,到现在大概也近两个月不说话了。我说的不说话就是互相真的什么也不说,要吃饭了,我敲敲桌子;要付水电煤气等他负责的那部分费用,我就把单子放在最醒目的地方;儿子的学费是我承担的,收到通知,他拿到就放在我房间里。

  平时,他一直住在儿子房间里,儿子去年开始上寄宿学校了,我们终于可以一人有一间房间,避免了在一个房间里却无话可说的尴尬。

  离婚?没有想过。当年他就是为了我离婚的,为了这场婚姻,我们都付出了道义上及名誉上的代价,原来以为当时轰轰烈烈的爱情可以支持我们一辈子,事实是:爱情在现实生活面前是最不堪一击的东西。而且,伤害无辜,是一定会受到惩罚的。

  现在如果有人问我一个男人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他:责任感。没有责任感的男人是绝对不可以托付一生的。

  年轻的时候,我不懂,以为爱情是男女在一起最重要的元素,以为在爱情的名义下什么都可以做。以为在男人和女人之间,撇开爱情谈责任是最落伍的事情,女人要对自己负责,怎么可以叫男人负责?还有,什么“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之类的话,是激励我把他从他所谓“不幸福的婚姻”拯救出来的理论依据。

  其实,我的爱情伤害了一个全无过错的女人,当时他同前妻的那个女儿才三岁。

  当时,我是怎么了?因为爱,让我变成了一个心胸狭隘的女人。

  他的前妻,也就是当时的我的情敌吧,不知道为什么我会那么看不得这个跟我原本没什么冲突的女人,她越是受到伤害,我会越是觉得解气。

  其实,我从小就是一个好胜心特别强的人,我一直相信凭借自己的努力,我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我觉得我有能力把握生活中的一切,包括情感。在我的感情生活中,我常常是占据主动方的那个人,我不喜欢被追逐而喜欢主动追求我爱的人。而且,一追一个准,从无失手。

  真的,我的每一段感情总是以我的主动开始到我的厌倦结束,当被我追逐的男人对我百依百顺万般迁就、缠绵不已的时候,厌恶的情绪就开始在我心里升起来,于是,我又开始我新的情感旅程。

  同他相遇是在我们广州的分公司,当时公司里只有我一个女孩子。男同事都挺喜欢我的,只有他这个同乡显得与我有点疏离。

  年轻女人的潜意识里都想把征服对你不在意的男人作为魅力测试剂的吧。没有想过会同他沉浸到爱情中去,只是他对我的毫不在意激起了我的好胜心。

  我下意识地选择主动去接近他,找机会同他合作。很奇怪,每次我们联合出手做搭档,任务总是完成得特别圆满。

  不知不觉地,原来看起来有点沉闷的他,越来越喜欢同我开玩笑,直到有一天我们发现对方眼睛里一丝说不出的缠绵和依恋。等我想要退出的时候,其实已经深深地陷进去了。

  因为意气用事而结婚

  如果不是因为他前妻后来出差来广州,给了我一点难堪,我们大约也可以像许多游戏人生的情人一样做一阵子情人,然后潇洒地挥手道别。

  那次他太太来到广州,我们公司的几个同事开了车带她一起去玩。我本来不想去的,但架不住几个同事的邀请,心里也有点好奇想看清楚那个女人。

  见了她之后,我的好奇就变成了好胜心。那天出门之前,我就特别地打扮过,穿上了最能显示我好身材的紧身衣和牛仔裤,在男同事的欣赏的目光中,得意洋洋。

  他妻子是一个相貌平常的中年女人,身材已经有点走形,态度温和,看得出对生活十分满足,满足透露出来的慵懒让她看起来了无生气,同当时心里铆足劲头,意气风发的我,当然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我的出现,令他显得有点不自然。反正,那天我的一切表现都显得有点过了,以至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略微敏感的同事都感到气氛有点不对。

  他妻子同每个同事碰杯,就是避开了我,甚至我同她道再见的时候,她也毫无表情。

  晚上,我一个人在宿舍里百无聊赖,老是想着他们在一起干什么呢。终于忍不住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其实也就是朋友间传来传去带点颜色的笑话吧。

  半个小时后,我的手机响了,是他的号码,我刚刚说了一声:“喂”,电话里传来的却是一个凌厉的女声问我:“你为什么给他发这种东西?”

  我因为没有意料到这种情况,忽然变得张口结舌起来,我吞吞吐吐地回答说:“我同他开开玩笑的。”

  她那头忿忿然的声音在继续:“我是他的爱人,你知不知道这么做是不道德的。”

  我当时一听就冒火了,记得我回她:“你知不知道你根本没有资格来教训我的,有本事把你自己的老公看看好吧!”

  冲动之下,大家都有点失控,她要去找我们公司的领导,他拦不住她,也只能由她去了。

[NextPage]

事实是,我们那种公司又不是什么国营机构、机关学校之类的单位,领导哪管你的私生活?我们老板只看我们每个月的业绩,其他,都是私人生活,他们不管的。

  不过,由于她这么一吵,我也只能离开公司了。离开之前,我们在一起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在一起过。

  当时觉得他找了这么一个女人,多么落伍多么霸道多么可笑,我们要在一起过有质量有爱情的生活,把他年轻时的误打误撞纠正过来。

  他被公司召回了上海,我紧跟着也在上海找了一份工作。

  其间,我换了手机号码,离开了父母的家,自己在外面租了房子,只是为了怕他妻子来找我麻烦。

  不过,说实话,她真的不来找我的话,我也有一种被轻视的郁闷。因为爱,更因为气盛,我发誓要把这个男人抢过来。

  回上海之后我怀孕了。面对他的慌乱,我坚持表示要生下孩子。他在我怀孕3个月的时候,终于同他妻子摊牌了。

  现在想想,她如果存心同我们作对的话,是可以不同意离婚的,是可以故意刁难刁难我们的。她没有那么做,大概一个女人在绝望的时候就开始冷静了。

  这几年我才开始体会他前妻当时的绝望与悲哀。她给我来过一个电话,她说:“你那么年轻,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我倔强地告诉她:“我爱他!这种爱情你是不可能给他的,你也不懂!”

  她的回答我记得很清楚,她说:“一个忍心抛弃自己孩子的男人是没有责任感的男人,今天他忍心这么做,明天他也会这么对你,这样的男人你也敢要,我佩服。”然后,她就把电话挂了。

  我当时心里居然毫无同情心,觉得她是在威胁我,我才不上当呢。甚至嗤笑她,觉得她把我看扁了,心想,女人和女人是不一样的,有的女人只能遭到背弃的命运,而有的女人完全能够掌控自己的命运,我是后者。

  要在自己遭到了同样的命运之后,我才能体味她当时的心境。

  戏剧终于要落幕了

  我很珍惜这场我最费心思赢来的感情,我相信男人都喜欢温柔的女人,我要为他营造一个最温馨的家。我学煲汤,学做菜、做甜品。

  刚结婚的那一阵子,他也觉得同我结婚真好。我们自己觉得仿佛生活在伊甸园中。

  旁人的冷眼、父母的反对和他前妻的预言都成了我们婚姻必须成功的反作用力。

  孩子出生之后,我又坚持母乳喂养,我立誓要做一个最像女人的女人。

  在孩子出生之后,为了在一起而奋斗的激情渐渐淡却之后,他表现出了他的本质———懦弱和随遇而安。他的无能开始在工作中也显现出来。

  在接连丢失了好几个很有希望的单子之后,他在公司的位置岌岌可危,回到家里他也开始发邪火。

  他开始怨我不应该这么快就要孩子,孩子的哭闹声让他心烦。当年为了走在一起付出的爱的代价,现在都成为我们互相抱怨的内容。开头是痛快淋漓地大吵,吵到后来我忽然就不想说话了。

  许多质疑我们道德感的长辈、亲戚和朋友一直就不看好我们的婚姻,因为要被承认,我曾经十分辛苦地努力过,而努力了几年之后,我也觉得有点累了。

  戏剧总归要落幕的,而生活终究不是戏剧,我们终于开始吞咽自己种植的苦果了。

  他既然指望不上,我就决定自己出来好好干一场了。孩子可以上幼儿园的时候,我就把他送去读寄宿制的学校。

  我忙碌的时候,他终于放松下来。我现在赚的钱已经比他多了,但我要求他对家庭付一定的责任的。他负责日常家用,我负责家里的大件添置。

  因为这份有点硬性规定的责任,我们的家仍然在正常运转。但我们实在已经没有什么话好说了。

  我不止一次地看到过他同年轻的女孩子在一起喝咖啡,还在他的公文包里翻出了安全套。

  那时节,我忽然觉得我很能理解他前妻当年的愤怒和哀怨了。他总是在我大发雷霆之后,请求我原谅,然后故伎重演。我终于懒得发火,也懒得同这个人说话了。

  “这样的男人你也敢要,我佩服。”他前妻的话最近一直在我耳边响起。看着了无生趣的家,和因为家庭的冷漠气氛而经常神色紧张的孩子,我心里翻江倒海地痛。

  我,早已失去了年轻时候的勇敢无畏和追逐的勇气,我只想对那个女人说一句:“我,对不起你。”(文/忻之湄)

稿源:新浪网
编辑:邓志义

 

责任编辑:admin_001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0